目前分類:小說創作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嬌羞的兩頰,泛紅著,有如水蜜桃初熟般的嬌嫩,

一股暖流穿過了雙唇,舌尖輕觸了舌尖,

這就是吻嗎? 夏天?

 

校園,

一座籃球場上,

幾位同學正尬著球,

是鬥牛;

我,阿克,

是一個沒什麼運動細胞的人,

站在球場旁邊,

搖旗吶喊!

說好聽點是在加油,

事實上是,

沒人想和我報隊,

所以沒得上場,

但又不得不融入大家,

只得在旁自得其樂。

 

「快抄~啊\1 又被得分了!」當我正喊的出神時,

忽然,

咻的一聲!

一顆球飛了過來,

「小心啊!」

正在打球的同學甲對著我喊著,

啊!(來不及了~)

!@#$%^&*(

一顆有著紅色雙紋的硬式棒球,

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我的腦袋,

讓我的額頭留下了清楚可見的紋路!

 

在我還來不及感到痛苦之時,

我發覺我已經倒在地上了,

腦袋一陣昏炫,

眼前只有空白,

一會,耳邊從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同學! 你不要緊吧!」一位女生的聲音傳來,

「我」答不出話來。

在朦朧中,

我好像看到了一位載著Jolin帽子的棕色長髮女生,

彎下腰扶著我,

她的小手輕推著我的身體,

並著急的說著「不要緊吧!」,

而,

此刻頭腦只有暈炫的我,

看不清楚她長的是樣子,

但背著陽光的她,

在陰影的趁脫下,

只見著了,

她玲籠有緻的身材,

以及穿這那麼低胸的小可愛,

因為扶這我,所以靠著我這麼近,

自然焦點就只會落在她那呼之欲出的渾圓胸部,

那距離近到如果現在是冬天,

那我呼出的白色煙霧肯定會Touch到啊!

而且想不到籃球之神一次還來兩個,

一直不斷的對著我微笑Say Hello! 

如果,

這是夢,

那我可以選擇不要醒嗎?

(暈了過去,是真的暈了過去,不是故意的).....

就這樣子,

開啟了我和夏天的相識,

而故事,

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對的人」很感傷的留在嘉義市的KTV包廂裡了,

那是他和我(夏霏)的第一次合照,

也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曾經愛的那麼深的人,

而這一份愛的起點,

就在這302包廂中了;

 

如果說,

唱不到歌,我們就不會在合唱時,發現心靈相悉,

那之後的一切,會不會就沒有起點,不會有「對的人」出現了!

 

思念情書:

「對的人」很想妳,

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妳的聲音,

算是我們的終點吧!

在台上唱得熱情的妳,

雖然因為緊張,唱得不好;

 

可我猜想,妳選擇在系內歌唱比賽唱這首歌,

是為我而唱的吧!

你別說不是,

因為那是蔡依林的「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是我第一次載著妳去大溪時,

妳在我耳邊清唱的一首歌,

妳笑著說為什麼要唱這首歌給我聽,

因為我ㄏㄈ不分,總是讓妳聽不清楚,

所以妳俏皮的唱著這首歌給我聽;

當然也可能是歌詞的寫照,


rap]123 I'm another 有誰願意
當這一個 多出來的 trouble maker
but look that's my luv seal my lips…don't let it drop off
try let go 不想多想 where we'll go
話說到這裡 放手 不要你難過

123 who's another 有誰願意 多了一個 亂了規則 應該如何
no no I don't know seal my lips…don't know it at all
here we go 不想多想 where we'll go

想別的 可是在你眼中察覺什麼一閃而過
怎麼像是寂寞 於是我會更沉默

沒說的 全世界差點都弄懂了那是什麼
而我尷尬笑著走開 只能夠裝做不懂 怎麼能拆穿你的不同
(Oh偏偏) 這地球這麼小這麼擠這麼瘦
太陽刻意曬得那麼兇 為什麼你出現在他出現以後

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溫柔的tone我聽得清楚
我站在他的身邊 你站在我的面前 怎麼這樣心裡會難過
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溫柔的痛我記得清楚
他站在我的面前 你經過我的身邊 忽然之間心裡又難過 為什麼

有誰願意當那個多出來的trouble marker,

而我是妳們的trouble marker,

最後,在他發現之時,

妳要我選擇離開,

雖然當時的我不願放手,

可,妳卻開始絕情以對,

一句又一句的狠話,像利刃一樣的不斷的刺傷我的心,

記得我再離開學校的最後一場校內歌唱比賽裡,

唱了「結束不是我要的結果」,

那時在台下的妳,

不知道有聽到嗎?

有聽到我的心酸和不捨了嗎?

但,到了最後,冷莫的妳,只讓我選擇放手離開。

 

現在,離開學校,在電腦一端的我,

看著今天系內比賽的錄影重播,

聽著妳呼應我的歌曲,

卻無法在台下為妳加油賀彩!

 

不知道妳手上的麥克風,

是否也知道,

在另一段時空裡,

曾有另一支麥克風,

正唱著「對的人」,

但,可惜「對的人」對妳對我來說,已遠去,不復存在。

===================

後記:

本篇參加

http://www.wretch.cc/blog/fay88/9173731

大家多多去買夏霏的新書喔!!!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阿發的住家附近

有一間空屋,空屋的主人,並不住在這裡,

一日阿發突發奇想,覺得他可以安排他的朋友們,

住在這裡,是的,這應該算是房屋蟑蜋的一種。

那住的安份呢,也還不至於惹人閒,

但是他的這些朋友呢,就像好康到處傳一樣,

幾個月來,

這間空屋裡,慢慢的約莫住進了五、六名的流浪漢,

有老,有少,有殘,

給附近的住家造成了治安上的不安因子,

沒有人願意住家附近有流浪漢出末啊,

有小孩的擔心小孩被勤索,

更不用說有女兒的了。

當住戶們準備正串聯趕走阿發的朋友們時,

阿發的朋友們先把自已給趕走了,

一天晚上,半夜裡,那間空屋先是冒出了陣陣的濃煙,

隨後,便是一陣大火,

那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夜啊!

所有附近的住戶們,個個嚇的直奔而出,

雄雄的大火閃著,

就連隔壁大樓裡住在高樓層的縣長,也探了頭出來看一看,

因為縣長也是附近住戶,

所以消防局硬是派了有史以來最多的消防車來搶救一場不算是很大的火災,

這也可能是住縣長家的好處,

不過呢? 最後,僅是有驚無險,

當然,阿發的朋友們玩出了火,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

可憐的是不知情的屋主,還得賠付給被大火燻黑的隔壁大樓清洗費。

 

當然,附近鄰居們,則暗暗的慶幸流浪漢們,不會再跑來了。

當然,這些人中,不會包括阿發。

阿發心裡覺得他又孤單了。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發,

四十五歲的男人,

沒討老婆的男人,

三十歲之前因為不斷的喝酒誤事,

而不斷的被人請出公司大門,

他也不思長進,索性開始了他遊手好閒,

四處打零工的生活,

 

這樣過了十五年,

見到他的人,

會看到他隨身帶著一條黑白相間的種狗,

一條他不知從那抱來的流浪狗。

和他有著相同的氣味,

因為他自已也是不修邊湖,

可以直接倒在路邊呼呼大睡,

 

和流浪漢不同的事,他還有家可以回,

他有一個老父親,

老父親,七十多歲了,

卻還得在菜市場當清潔工,

他時常怨嘆著阿發遊手好閒,

讓他無法放下手邊的工作,

沒有退休生活。

 

他還有一個妹妹,

他的的妹妹,快四十歲了,
也和他們生活在一起,
目前在連鎖店裡當著售貨小姐,

在他妹妹的心裡,

始終怨恨著他的大哥,

因為他的不長進,

而嚇跑了很多男人,

讓他錯失了很多段姻綠。

 

也因為家中的許多矛盾,

在鄰居的耳中,

他們家中最富有的就是「大小聲」,

是啊! 從早到晚,很容易就吵起來啊!!

 

阿發平常的時候,

喜歡帶著他的狗,

四處走動,就是遊手好閒!

 

如果身上一時有了錢,

他一定拿去換了酒,

和他的流浪漢朋友們,

坐在路邊,喝,喝,喝;

扯東扯西,

不管他人的眼光。

醉了,便倒頭就睡。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當我眯著眼睛,虛應著阿慶之時;

確不知「笑裡藏刀」大刀王正一步一步的向我驅進中,

「喂!」「黃鑫」「又是你在打瞌睡!」

「上來解這題扭力吧!」

大刀王,可是我們系裡的老師算是嚴格的,

教建築力學的他,上學期一開學就說,

我們班四十個人他要抓五個人當,

又常愛說:如果你明明不過,我還讓你過,

那我就是對不起國家和你們的父母,

果然上學期後,他就讓我們401房們,個個對不起國家和父母,

「喂!!」「多金!!」「別睡了!!」

「大刀王在叫著你耶!」

別吵啦!像你這種富家子弟那懂得我們這種窮學生的心酸,

我昨天才在加油站值完大夜班

我要眯一下啦!!

不過,說也奇怪,昨天大夜班裡,

有一群不良少年加油,

其中一個高中女生長的跟娜美倒有些神似!!

 


,,,,,,,, 貼到這裡才發現十和九搞錯了,請人工一下吧

反正也到第十章而已,是的,我是個不負責的blog格主

改天,再接著把停了3年沒寫的故事寫完吧!

有看要 回響一下 不然沒動力寫了哩~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當我瞇著眼睛應著慶哥時!

朦朧的眼中,好像看見了什麼…

像是小時候常看見景象~

我們家裡住在苗栗的山區裡,

祖先留給我們家的,

只有一塊貧脊,種什麼,長不出什麼的土地;

所以我們家裡很窮,

窮的你不能想像,

由其在那個經濟起飛的年代裡,

還有人家在撿柴火起灶的就是我們家,

那是我小時候的回憶與經驗~

朦朧中看到了母親辛勤的在廚房裡撿拾柴火昇灶,

另一邊分付我去通知爺爺奶奶來洗澡~

這是我三歲時的事情了~

雖然母親在一個月後離開了我們~

爸爸說母親貪圖別人家的錢跟別人跑了,

要我們別再認她做媽了~

但在我眼中辛勤的母親,

永遠也不像是爸爸所說的那個樣子~

如果跟爸爸頂嘴,

絕對是一拳打來~

「唉呦」怎麼會真的痛呢~

抬頭一看~

啊~原來是大刀王啊~~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多金!」

「你在對大刀王流什口水,發什麼春啊!」~~

我喃喃自語的說:「啊!」「娜美!」「經過上次一別已過三日了!」

阿慶說:「喂!你不會還在想個音樂系的吧!,你別想了,人家不會喜歡妳的啦」

是啊!

在阿慶知道這件事後,就一直好心的勸告,

音樂系裡有五位好友因她反目、三位學長因她割x,兩位助教因她離職,

就連我們的「倫哥」也吃了少見的閉門羹,

發誓從此以後不再踏入音樂系館半步;

(不過後來他自我解釋為,他踏入的都是一步沒有半步)

像這種魔女,你是碰不得也玩不起的啦!

你,還是好好做你的老實人!

 

但是,魔女之所以為魔女,

就是有她獨特的吸引力,

不然也不叫魔女了,

所謂色不迷人,人自迷

我已經身中她的毒,不可自拔了囉!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多金!」「!」「多金!」!

「還在做白日夢喔!!」

「啊!!」叫我的人是我室友!!

人稱無敵情報王的阿慶,

真的不是胡址;

本校裡只要稱的算「美少女」的,

不管是:姓名、科系、班別

這種基本工,對他來說早已不是問題

更私密的例如電話、、星座、生日、嗜好,

他可是包打聽啊!

連校學會想辦校花選拔,

也非得先來請教他,

你就知道他的勵害,

不過呢,可惜也僅只於打聽啦;

真的是個不拆不扣的宅男!

什麼?你不信?不用不信啊?

你有看過有人邊吃泡麵邊看A片,

沉靜於淫聲浪語之中,

不反胃,連吃好幾碗,

還能和你討論明天要交的作業,

感覺他好像是在收看晚間新聞一樣,

我看他也是中華民國有始以來第一人了吧!

如果悶聲色狼有辦世界級選拔比賽,

我想台灣代表贏的第一,

絕對輕輕鬆鬆!!

~~

而我的另一個室友「倫哥」,

可是和「阿慶」完全相反的兩人啊!

「倫哥」人如其名,

就是昨晚又不知輪到那個無知少女處,

睡覺去了,

敦「倫」之禮正大辣辣的貼在他的床頭,

字型,排版,設計;一手搞定,

我們幫他貼的,因為我們一致認為那才是他的大學之道;

倫哥,說實在的,真的是個帥哥;

額頭高,天庭滿,鼻子挺,以及陽光搬的笑容,

180凡幾的身材,不知擄獲多少女性的心,

打大一新生訓練時,

就有學姐們為了和他更加接近而爭風吃醋,不知凡幾,

不過「倫哥」應該也一個都沒放過吧,

人人有獎人人傷「心」,可憐的女性同胞!

從此以後,他的床總是空空盪盪,

自然也被我拿來放置我草模,草圖等;

反正他晚上都外宿,不會介意的啦!

如果你想搬到校外住,

問他準沒錯,

他絕對可以給你「對的方向」!!

 

我們「401」房,

有這兩位都對女性有深刻認識的夥伴,

雖然認識的點、線、面;

深、淺,都不同;

不過對於我來說,酌實影響了我不少。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我每天準時看”航海王”,

是因為期待著魯夫的好夥伴 「娜美」 的話,

那我想以後衛視中文台要少一個固定的觀眾了;
現在真人版,正穿著無袖、低胸、小可愛

身著牛仔超短熱褲的娜美,

在夏天的午後裡,

背對著太陽,映著金色的陽光,

澄澄的線條隱露著她藏不住秘密。

半短的T恤,小露肚皮對著我微笑:

「喂~~ 同學」「同學~」

……

………啊~ 都忘了 發生什麼事,只光顧著留口水啊……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芸大之戀*伍章@打狗棒法*

可惡的“小白爛”,
那隻看到主人,
也就是本人我,
還會咬過來的笨狗。
虧我在兩年前,

還記得那是個風雨交加的夜裡;
當我獨自拖著疲憊的身軀,
剛從某競選人的造勢晚會回來之時,
因為當天連趕三場造勢晚會,

到最後一場時,可能是太累了,昏了頭,
竟忘了將背心換掉,
大辣辣的穿著籃色的背心,走進綠營裡,
可想而知,酬勞不但沒領到,
還被人給拈了出來,
在怎麼說;
該喊的「凍算」
我也沒少喊啊~
唉!本來還打算在那邊解決晚餐的說~

當我下了公車,
看著大雨,傾盆而下的大雨,

才想起~啊~該死~
我的雨傘還留在綠營裡啊~

只得拖著本人飢腸轆轆的肚子,
冒雨回宿舍了,
正當我,
一路衝回宿舍之時,
一個沒留神,踏錯了步伐,
嘩的一聲~

今天真是夠嗆了的,
一個滑倒,若來滿身泥濘,

我想今天可能可以列入本人人生精選十大雖日之一了吧!

正當我從泥濘中爬起之時,

兩聲:「旺!旺!」
一隻也是全身沾滿泥濘的小狗,
雙眼無孤的看著我~
好可憐的小小狗!你也是被人丟棄的嗎?
二話不說,從此帶著這隻狗回宿舍養,
結下了不解之緣,
不過當晚它就將本人敖了三天夜,畫的設計稿給咬爛,
從此它便搬家到系館的草地上。

不過,在系上同學與我的悉心照料之下,
小白爛也是一天一天的長大了!
而且大家都說我們很有「父子臉」,
但是這隻笨狗,今天,
居然連它老爸珍貴的食物也一併奪走,
還有什麼是它做不出來的,
今天,我非得教訓它不可。
讓他知道誰才是「老爸」!!!!

正當我三步併兩步,雙手抓住系辦的掃把,
一個飛身,
準備使出丐幫失傳絕學,
打~~~”狗”棒法之際!

一個輕柔的聲音叫住了我「同學~~~」

這,往回一看,不看還好,一看驚人啊 ~
另我整個人當場”定”在半空中,
已一半的棒勢,只得止住,
要知道絕學向來不是輕易發功,
一但出招,在命中敵人之前,
可不能輕易止招,
不然可是會自傷七分的啊~

但為了眼前這位女性,
以及我的形象,
當然是寧可自傷七分,
也要收功!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芸大之戀*肆章@驚為天人*

“天人” 跟”天仁銘荼”沒啥關係,
跟我也沒啥關係,但,跟它。
那個兇手,那個搶我便當,
那個可惡的惡賊。很有關係。
如果我是海賊王魯夫,
那非得用我的伸縮如意拳扁它個五十幾拳才行,
但那是我在還不知道他是個女的之前的事情了;
而且還是一位非得在”女”字旁多加個”美”才行的女性,

話說,當時,在我還沒結束和助教的對話時,
立刻,以我靈敏的嗅覺,2.0的眼力,聞到看到,
沒錯,就是那個本人獨門風味餐,和那隻啃著我風味餐的狗。
!!~小白爛!~~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芸大之戀*參章@道上的人*

到了系辦,
不囉嗦,照例打開冰箱探索!
呃!可這次怎麼可能沒剩半個呢?

忽然助教叫住了我說:
「喂!多金,你要便當喔!」
「抱歉!剛給了別人了啦!」

什麼!
天啊!
聽到如此晴天霹靂的事情,
另我一時反應不過來,處於驚嚇的狀態。
在我離開痴呆狀態的三秒後,
腦子裡開始打轉著,
在這個世界上;
不,是在這個系上;

除了系狗”小白爛”(註一) 外,

除它之外,居然還有個”人”敢跟俺搶便當,
尤其~~~是~~”它是過期的”
~~~~~~我不相信!!!!

我,黃鑫,對著空空的肚子發誓,
在這個系裡,是那個道上的人?
居然敢跟我黃鑫爭奪這個過期的便當~~可惡啊~~orz.

(註一)
沒錯,它真得很白爛,
如果你還記得”家有賤狗”模樣,
沒錯,它就是那個樣子。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芸大之戀*貳章@我的獨門風位餐*

6月14,夏天的午後,肚子餓了,口袋空空,
記得昨天經過系辦時,聽到了大哄大叫的聲音,
那一定是老師們在開會的聲音,
疑?你問我為什麼我這麼確信?

嗯!相信我!
還記得當初剛入學,
還是鳥鳥的大一生時,

某次上課,
先是聽到一聲「X」!
接著就是一陣「批哩啪拉」越來越大聲的吵架聲!
當我們個個是開始擔心惶恐!
卻只見上課的老師,持續的講課;
重修的學長,繼續打他的瞌睡,
完全是習已為常,不與他們相干似的。

沒錯這就是本系老師們開會的特色,

從大一到現在,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洗禮,
總算是逐漸的習慣與適應;

好,言歸正傳,
現在大爺我可是飢腸轆轆,
簡直是餓到前胸貼後背了。
趕快去系辦冰箱裡,尋找我的午餐啊!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芸大之戀*首章@有錢的隱行人*

我,嗯,別問我叫什麼,叫我隱行人好了,
嗯,也就是對任何事物,莫不關心,莫不說話,朋友也沒多少,
就是在班上中,如果有天消失了,你也得花個幾天才發現,
喔~有個同學怎麼不見了。 啊~是啊~我就是個這樣的人。

中學時,當同學們快快樂樂著邀約打球,我必需趕快回家幫忙工作。
大學時,當同學們聯誼把妹時~對不起,我得四處跑班打工,賺取生活費及學費。

同學常說:「嘿! 黃鑫! 你有著麼缺錢是嘛?」
是啊! 我就是真他媽的缺錢!!
雖然我的名字裡有三個金,
我爸常說這名字可是觀音娘娘給,
這輩子不愁吃穿了啊!!

可是~
可是我怎麼都感覺不到呢?
大學生涯在外生活,
像我們這種窮苦人家子弟,
可是得記得隨時往系辦的冰箱走走看看,
運氣好時,總有搜尋到老師們開會,
沒吃所遺落下來的便當,
嘿!!就算是在冰箱裡兩三天了,
我也是照吃不勿的,
你覺得我噁心,怎麼會!
我還覺的別有一番風味呢~
不信,你下次也嚐嚐!
再說,要是沒有這些愛心餐的贊助,
替我省下了不少銀兩,
搞不好我現在可是沒辦法還跟你哈啦東哈啦西的。
唉!!觀音娘娘啊~我的金呢?


2006年沒尾巴的短篇小文,大長篇小說連載

 

重po一次,這次希望找機會可以給看過的人一個完整的故事和交代。


,,,,,,,,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