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文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七月,我駕著車,沿台61線西濱快速道路前進。
那是個陽光灑落台61線的極好天氣!
呼喚著海天一色的美景一路伴隨著我,
是久居灰色叢林,心中召喚了這一片碧藍色到來的吧?

只是想吃吃東石鮮蚵沙西米,
尤記得上一次的享用,因為是新鮮的鮮蚵,
所以那表皮一層一層,
光影交錯、青色白色的皺摺,正是不需修飾的天然雕刻,
而底下連接著,
光滑圓滿沁白色、像是少女的乳房,搖曳生姿,
筷子夾起,
張口迎來,一陣軟綿綿的冰涼,往心頭裡襲來,
是多麼難以抗拒啊! 這正是人間美味。

當我的內心這麼期待著,流著口水之時,

轟隆轟隆,遠方傳來巨響,
鞭砲聲此起彼落;

這一路上的風景詩情、海濱農村,
被什麼給劃破了寧靜,
讓我將垂涎的口水又給收了回去!

在如此浪漫的景致中,
前方高架的底下,
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景況,
擁擠,
擁擠的人群,
或許在每天紛紛擾擾的台北街頭上班的你,
是在也自然不過的熟悉景像了;
但在口湖這個地方,
我想,那是全鄉的人都集結在這裡了吧!

駕著車,徐徐的駛在高架上,
我,俯視著,
他們是要集結北上抗議嗎?
我的心中納悶著?答案是或許吧!
最近六輕的火一直燒著啊!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半夜,電光閃爍的大雷雨!
約莫160年前,
清道光二十五年(西元1845年)農曆六月初七深夜裡,
本該是極盡無聲的夜,
卻不時聽到「轟隆隆! 轟隆隆!」那有如排山倒海之勢而來的大雷雨正襲擊著「口湖」,這個台灣中部靠海的小鄉鎮。

十來分鐘之後,不只雨聲和雷聲了,同時有著呼喊與尖叫聲!
「阿嬸啊! 姨婆啊! 起床啊! 水淹來了啊! 緊啊! 緊啊!」
時年三十的阿丁仔攀在家門前的老榕樹上大喊著;
但,當水淹的已比房舍還高時,
再怎麼呼喊也已經是來不及了啊!

俯視著雨水一波一波襲來,
連街上最高的阿名家也不知到在那裡時,
街道,不,早成為一片汪洋的口湖啊!

心頭七上八下的阿丁仔知道,
這次不會像是上次做風颱,
只是流掉幾隻牲畜那麼簡單了!

望著底下流動的大水,
一夜像是一年那麼長,
除了乾著急外之外,
也做不了什麼事。

終於,狂風爆雨消去,
陽光探出了頭,
退去了的大水,顯露出土地一片狼籍,
熟悉的地方,卻不再有熟悉的景色,
老婆、兒女、爸爸媽媽們呢?
答案已是不言而喻,
看這斷涯殘壁的街道,
阿丁仔呆坐著,連傷心都不會了!

許久,遠方傳來哭聲,
往聲音的方向尋去,
有個掛在樹頭上的小孩,那是住隔壁的四歲小姪子,
想來他的父母,我的弟妹用盡最後的力氣,
才將他置於樹頂上的吧,我想他們已隨大水逝去了,
抱下了四歲的姪子,看著他,
「今後, 我們該何去何從?」阿丁望著老天,希望天公伯給一個答案。

天公伯給的陽光,
躲在車裡吹冷氣時,看起來是閃耀的,
但離開了車卻狠是毒辣!
但,好奇心害死貓啊!
我還是在高架的路肩旁上駐足了起來;

底下好不熱鬧啊!
至少有三場野台戲在同一塊場地上同時上演著,
歌仔戲、布袋戲…正拚著場呢!

為了一探究竟我自然是GPS定位一下加上Google了,
原來台61線此處正為金湖萬善爺廟,
而此時此刻上演著重頭戲,
「萬善同歸牽水狀」文化季,
今天正是最後一天,
全口湖以及附近14個庄都動員了起來!
難怪如此熱鬧;
口湖牽水狀文化季在99年時由文建會授證為國家級無形文化資產及重要民俗活動,而「萬善同歸」的緣由,則是1845年,清道光二十五年的水災奪走了上千條人命,傳說則為七千多人,而道光皇帝為撫卹災民,便撥庫銀振濟,並將水災罹難者勅封為「萬善同歸」,豈料在這七千條人命之後,隨著水災接腫而至的瘟役,再死去了三千人,這正好符合了道光皇帝所封的「萬善」數目。
災後,為不使罹難者屍骸暴露,集體就近埋葬於四湖鄉廣溝厝新莊仔、口湖下崙村下寮之北、口湖鄉青蚶莊西南之大溝墘、下湖港邊之大坵墳等四處,統稱「萬人堆」。
水災發生後第六年,也就是咸豐元年(1851)移居下湖的舊新港人,為表慎終追遠,便於祭祀,籌募款項於下湖港邊共同建廟,作為祭祀祠堂,並於翌年完成重修墳墓。
過了快一百年,民國四十六年,金湖旅外人士,感於下湖港邊之舊廟年久失修,祭祀不便,遂在新港(金湖)建遷新祠。
民國七十年拆除舊廟重建,翌年正位移位、地基增高。
民國八十六年因部份廟地及建物被劃為西濱快速公路用地,只好再進行遷移整建、廟基奠高,新建拜亭等。
民國九十五年,為配合拜亭之高度,遂將廟身昇高一層,成為三層結構。為抗鹽分,將屋瓦及中、後殿,由南式造型改為北式。
今廟貌之巍峨,已蔚為奇觀。據稱拜亭為全臺灣最大者。以上資料來自口湖觀光導覽手冊。

看著熱鬧非凡的牽水狀文化季,背後卻是紀念如此慘淡的故事,走著走著走進了廟堂裡,這廟宇與一般廟宇無異,但其中一尊雕像,卻吸引了我,是尊九頭十八臂的神像,我不曾在其他廟宇見過類似的,十分特別,當我仔細著看著它,而雙眼與它對目時,他的雙眼炯炯,看似有千言萬語從他眼神中而出!

阿丁仔帶著小姪子,走在殘破的街道上,尋找有無其他生還者的可能,但只看到四散的村民,沒有呼吸一動也不動的躺著,約莫一刻鐘,走到了阿明家,阿明可是村子裡出了名的大力士,虎背熊腰、孔武有力,再大的水他也一定能夠抵擋的住,要是這村子裡還有誰能存活,一定有他的份,阿丁仔心想,找他一起商量往後的事準沒有錯的。

但推開了斷門,往屋裡一瞧,一另人觸目動容的畫面出現眼前,只見阿明雙手抓著八名孩童於身上站立著,看起來像是要帶著他們前往高處避難逃跑,可惜水淹的太急太猛,竟然一起溺斃。

看著阿明的遺體依舊直挺挺的站立著,就算到死了,他也是不肯放棄的啊。
「我一定要將你的故事告訴所有人,讓鄉親們以及以後的子孫們能夠敬仰你的英雄氣概。」阿丁仔心裡下著決心。

「阿明! 這是阿明啊!」不自覺的我口中低聲唸著,「過了百多年我們的鄉親,還是記得你啊!」
在這摩頂放腫、鞭炮聲四起的牽水狀文化季裡,自然沒有人發現喃喃自語的我,除了我自已以外!

看著廟堂大廰,香煙渺渺四散,腦海中好像浮現了什麼,那像是百多年前的回憶,可惜我不想再思索與探究,我知道,那些早已是過往雲煙,只要還有許多人為保留文化傳承而努力即可。

「再見! 阿明仔!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名字,但謝謝你一直為守護口湖加油!

再度步入擁擠的人群中,
一步步緩慢往車子方向前進。

忽然,直覺一道眼神襲來,
望眼望去,一位皮膚黝黑牽著男孩的青年,
與我四目相交、眼神相會,一時之間,看的出神了我,
但當我回過頭來,再定睛一望,
卻又消失於人海之中!

那是阿丁吧? 忽然的身影,那! 我又是誰?
走上車,坐在駕駛座上,發動車子離開口湖的我,
心中不斷盤旋著幾個問號,但答案將是無解了,
或許明年,你一定要來參與口湖牽水狀文化季,
會找到屬於你的口湖文化體驗呢!


附錄
『口湖牽水狀文化祭徵詩文活動』古典詩組暨散文組得獎名單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建民今天勝投,有沒有一堆人樂翻,
至少我是,
不過不是因為王建民,
是因為你正看我的page。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很久以前 在清朝時代
員弓港旁(註:就是現在的 彰化王功)
住著一對剛從唐山過台灣的小夫妻
小夫妻來台灣時 相當年輕
只有18、19來歲

因為在福建老家
生活相當困難,
聽人說來台灣 "賺吃" 相當容易,
就不辭辛勞、冒著生命危險,
也要闖過那黑水溝;

是日,在海上,
狂風暴雨,
簡單拼湊出來的小船,
怎能撐的了這樣的風浪,

聽著 船身 機機乖乖 的作響,
船上所有人嘴巴不說,
但心裡無不七上八下,
難到,
這次黑水溝底的抓交替的目標,
將是我們幾個嗎?

因為船身嚴重搖晃,
而嚴重噁吐的依偎在船艙的丈夫說著:
「這次如果,我不在了,妳是自由的,去找另一個男人吧!」

「不,今生除了你,我誰都不依,答應我,你還要看著我們的兒子出世呢! 我會一直守護著我們家族的。」
妻子說著。

在這內外交迫之下,
幸運的,
並沒有任何的憾事發生,
安全的到了台灣,
且依附著住在台灣的親人。

就這樣併手肢足,
男的從搬貨工人開始,
女的從簡單會計開始,
學習了一段時間後;

也在員弓港旁,
開始了他們的商社生意,
雖然剛開始萬分辛苦,
但在兩夫妻 相互扶持下,
生意漸漸興隆了起來,

怎知好景不常,
待太太生下第六個孩子時,
一場忽然的船難,
先生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這時的商社已經有相當的規模。

面對上百個夥伴,
虎視眈眈的對手,

我的曾曾曾祖母,
她沒有遲疑,
沒有猶豫,
一手扛下了商社所有的大小事,
守護著她和先生的產業,
以及拉拔六個年幼的孩子成家立業,

到了八十多歲,她沒有遺憾,
她返去啊!
且滿心歡喜的笑容,
像是告訴她的愛人,
她做到了,他們的約定。


ps.年代很久遠了所以考證不易,所以為求catch eye ,多少有點戲劇成份,但此確實為我曾曾曾阿公和阿嬤的故事,希望有機會入選囉~

官網:http://www.tnc.gov.tw/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來來往往行行色色的人,
有品的行為,
沒品的行為,
人人都會扮演著,

當沒人看見的時候就是真實行為展現的時候,
我喜歡做在7-11寫文章。

剛一對男女,
女生過起來比男生大,

女生問著結婚的事情,
男生說他還沒準備好,
其實是推託吧!

就像我一樣,
早就到了適婚年齡,
但總覺得沒房沒車,
談何結婚,

但房價不斷的炒高,
每年鴿派鷹派不斷的抄,
打炒房不斷的的打,
事實確是越打越高,越打越旺,
立委裡多少和財團掛勾,
奢求暨得利益者放者,
可能去把老虎正咬著的肉搶走,
還簡單的多。

回到剛剛那對男女,
男生離去後,
女生徐徐的離開,
回頭望了望了我,
她的心裡,
切心了嗎?
想找心的依靠嗎?

我不知道,
我沒法去猜測她的心意,
我的眼睛正盯著她的男友,
移著我的機車,
因為我的機車倚靠他的車才能停進線內,
所以他移動了我的車,
但他並沒有移進去,
是的,
如此沒品,
明明他知道我正瞪著他,
像是在宣告這「怎樣? 不爽啊!」

我想女生的心願短期難以實現了吧!
看著他男友幼稚行為的我想著。

都市的夏夜,人來人往的7-11,
我坐著看著眾生百態。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覽室 安靜的像是無聲的野獸
每一聲喘息 像是 破曉之戰 來臨前 那般的緊張

這 只容 永恆寧靜 之所的一角
竟有


另月半花羞
比芙蓉出色
女神 倘陽

我知道,
在女神面前,
任何舉動都是失禮的,

但我還是忍不住,
動起手指
輕觸指尖
遊移著 IPHONE APP

窺視著女神臉龐,
依尋著完美線條,
勾勒出這 極適合艷夏的 側臉;

雖然只是 夏日的短暫相逢,

但就像是 正午太陽 下的一碗 刨冰,

不,
女神很正 一點都不low,
所以應該像是 昂貴的星冰樂 才對!

那樣的清涼消暑啊!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11的午後,
忽然大雨,

一對男女,
啃食著7-11的沙啦餐,
男的年輕瘦高,似20出頭,
女的矮胖,外貌似乎?弱智?

果然,從女生的言談中可以肯定我的猜測,
這令我心中產生疑問?
試問:
一個年輕力壯的正常男性怎麼會和其一起吃午餐呢?(只是就常理而論,我並沒有輕視的意味~)

曾看過社會新聞上寫著有年輕男性遊手好閒,
專司欺騙弱智少女為其賣淫為業,
或許真遇上了,
又或者僅是午後胡思亂想下的蠢事;

這不是「中國神秘檔案」,
所以底下毫無驗證篇可供客倌「看下去」,

但,為了大家知的權力,
雖然,探聽他人隱私實不可取,
可,我還是長了耳朵了,

因為精障,所以該女咬字含糊不清,
我想大家知道我指的是啥~
所以很吃聽力,

待我仔細聆聽著時,
心頭一驚,
情勢逆轉,
故事非我所想,
真實的情況應是,
所謂的「精障女在勁X團尋愛而不可得」,
常在壹X刊最後一頁上演的肉食女系列才對!

因為太吃聽力了,
所以聽久了,
其實頭很痛的,
顧不得外面的大雨,
我離去了~

結語;
那個男性是值得佩服的啊!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5 Wed 2011 23:05
  • 叛逆


今天是妹妹你小學畢業的日子,
回首我和姐姐的相遇,
六年的日子裡,
沒過多久


就是你加入我們的生活,
總是和我們一起遊玩,
有如我們的女兒一般,
今天你終於離開了小學,
成為國中的一員,
離開了單純的小學
或許該說:童年

看著妳的成長,
從 臉圓圓胖胖,
到長高變瘦;
從 傻傻笨笨。
到 硬嘴硬濟。

今天,
你說時間好快,
我不想畢業,

前些日子,
你還意有所發的說,
不然我們去 兒童樂園吧!

我知道你的心裡,
想留住些什麼吧?
應該是屬於兒童
才有的無拘無束吧!

將要進入青春期的妳,
將會學到苦澀酸甜愛戀
對與錯的模湖地帶,
同儕的重要將大於親人。

不捨你將成為叛逆
但這必竟是每個人成長的必經之路,

誰都得經過這必經之路。
誰也沒有能力停在入口處,


這就是人生的可悲與可貴,
停不住也無法重來。

我們會將回憶視為珍寶
完完全全的保存起來,
因為過往的時間裡,
曾有個會很興奮的看到我和姐姐時,
會大叫著:「姐姐 你們來了」:的笨小孩曾經陪過我們,
走過一段屬於我們一家三口的歡笑時光。

我也想「叛逆」的將過往留住,
可惜這將會是只屬於你的權利了。

假以時日,
當你走過青春期,
生兒育女時,
別忘了將外甥帶來,
讓我們兩個老人和她說說,
那段曾屬於我們的幸福時光。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忘過往,

甜蜜蜜,

景物依舊,

人事非。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還沒有那棟大樓之前,
抬頭可以遠望到河濱公園的雁鴨群飛。

而現在,大樓貼著我。

只能從狹隘中的縫隙中,
抓到一點籃底,
並於腦中描繪出,
另一大片天空該有樣子。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夜小樓,
一陣西北雨,
過後,
像是沒事般,
大地重回寧靜,

或許,
其實,
也是真的不曾發生過。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HongKong

本文引用自ohlala - 怪老伯把妹新招!!

雖然olala談的是怪老頭搭訕,

讓年輕女孩很反感,

不過我想說的是,其實老人也會孤單的嘛,

如果說那位老人家並沒有做什麼過份的事,

只是想和幾個青春洋溢的年輕女孩說上兩句話,

抓住一下青春的感覺,

妳就大發慈悲的,陪她說一下話,

說不定他就可以開心個一整天,

讓他好似重回年輕歲月,

說不定過個兩天他就掛了,

但至少他會帶著微笑入棺,

死也了無遺憾。

你是功德一件啊!



就算他真的偷碰了妳的小手等什麼的..

只要不太過份(或者真有點過份的偷摸了妳的屁股胸部等),妳就當做做愛心吧!

說不定過個兩天,他中風了什麼的,

他想偷碰妳的手,

都要花費吃奶的力氣了;

有空去安養院看看,

你就會知道,他還有能力走走路,和你說說話,可能也沒有幾天了,

所以,年輕女孩,大方點,不要對老人殘酷,肯定會有好福報的。



最後,別忘了,

你(妳)也會老的啊!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遂 令 天 下 父 母 心 ,  不 重 生 男 重 生 女
目前當紅的八點檔「天下父母心」劇名,

出自白居易長恨歌,

天下父母心這句話對照原始出處,

或然發現在白的詞中,

原本應是原本重難輕女的父母,改為重於生女,

但到現在的轉介作為父母對子女放不下的親情;

一部台語灑狗血八點檔的劇名出處,

竟和原本古意大相庭趣,

倒也是如此另人大感意外,

且相當有趣;

而白的長恨歌裡,

不止「天下父母心」被現代人常用,

多的還有朗朗上口的:

天 生 麗 質 難 自 棄 ,(形容長的太正的妹,連自已都受不了自已長太正)

回 眸 一 笑 百 媚 生 ,(淺淺的微笑就可以迷倒眾生了)
後 宮 佳 麗 三 千 人 ,(常形容有權有錢者金屋藏嬌)

在 天 願 作 比 翼 鳥 ,  在 地 願 為 連 理 枝 (男生騙女生的行話,有點被用到爛了)

天 長 地 久 有 時 盡 ,  此 恨 綿 綿 無 盡 期
(被甩心不干時,常見於被甩的人寄給甩他的人中的騷擾信或簡訊中)

這些等等,

皆是出於長恨歌的,

雖然這些詞,

常被人斷章截意引用,

來形容美麗、愛情、恨意或權勢等,

但總體來看長恨歌,

其實應該算是一首紀錄楊貴妃一生的詩,

一首紀事的詩。



雖然這首詩,到了文章的後段,

去找了道士施法,

從現代人的觀點來看實在是有點扯;

不過在唐朝時代,

這也是難說的,

就好像曾有人說過,

如果在這個世界歷史發展的開頭時,

不重視科學,反而重視的是練金術、道術、巫術等,

會不會現在就是滿地的霍格華茲學校呢?

大家都改騎掃把上學了囉!



啊! 扯遠了,還是拉回來長恨歌吧!

從長恨歌中,

我們看盡了楊玉環的一生,

當然最後紅顏簿命,

死於馬嵬坡,

卻也因此讓白居易可以寫出如此長,

且優美工整而千苦流傳的詩。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台北故事館
對於鳳梨酥有印象,大約是從國小的時候;還記得某年過年回鄉下時,姑姑帶來了一盒不知道是啥風味的糕餅,直指著說這叫做鳳梨酥,請親朋好友們嚐嚐,小小年紀的我,只記得鳳梨酥是相當的軟中帶Q,只吃了一個,意猶未盡之時,伸手去盒子裡收尋第二個,才發現其他的鳳梨酥,在一剎那的時間裡,早被分光了;而似乎是鳳梨酥的好滋味太吸引人,還記得我一直吵著還要再吃第二個,抝不過我的媽媽,偷偷的帶著我,去了鎮上過年時才會熱鬧的小市集,買了一盒香噴噴的鳳梨酥,給我吃的開心。
後來,長大了才知道,原來這盒鳳梨酥除了香氣之外,還帶著母親的愛心。

時光飛逝,上了大學住宿舍,一位和我要好的同學,他的媽媽在某高級食品行工作,每次收假回來,總會帶著一袋,說是NG品的鳳梨酥,因他的母親被主管請託故拿了一大袋回來,他們家實在是吃不完,所以他只好拿來給我們同是住宿的同學們幫忙消化消化,其實高級食品行的鳳梨酥是相當好吃的,只是賣相有點不好罷了,但是它的香氣及軟Q使我們的味蕾完全的被征服了,這麼好吃的鳳梨酥,在糕餅行裡要價不便宜,但他自已不吃,卻專程拿來給我們品嚐,我知道他只是客氣了而已。
而這時的鳳梨酥叫做友誼。
出了社會,你買的,提著的鳳梨酥,不見得會入了你的嘴裡,因為這是一盒盒公司對客戶們這整年的支持的一個的感謝。
原來每個「金色藏寶盒」打開,都會發現共同的秘密,他們叫做「感恩與回饋」。


後記:本文參加:
吉夫先生「鳯梨酥」徵文比賽
http://mrgift.pixnet.net/blog/post/4063004


更多内容 http://wolkesau.pixnet.net/blog/post/30152688#ixzz0i1GOUoQg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2009.0101

這兩天我的朋友A君,

在羞昂的非官方布落客中,

發現了一個正妹布洛客,

姑且稱她一聲 美 小姐好了,

美小姐,人如其名是真的滿美的,

而且好像對到了A君的胃口,

A君開始瘋狂的追尋美小姐在網路上的身影,

找到了美小姐的部洛閣,

且,

每一篇文章,每一張照片,

他都細心品嘗,再三回味,

深怕錯失了美小姐的一絲訊息啊!


每讀過一篇美小姐的文章或照片,

他就會不斷的想跟我分享,

美小姐曾經做過

日文老師(明明是代課)

專員演員(明明是跑龍套,如果在喜劇之王還得加個死字!)

上過麻辣天后宮(是那一集?還真沒印象)

而且,

重點是,

美小姐分享說,

大家看到她的外表,

總會覺得她玩心很重,

男朋友肯定是一個來,

又換一個的,

但,她其實自從大學畢業後,

就再也沒有交過男朋友了,

是的,

這點另A君非常的興奮,

美小姐都大學畢業了那麼多年了,

真是難為她的纖纖玉指了!

A君可能捨不得美小姐的手指頭常常要摳羊羊,

這樣子家事做久了手會變粗吧!

希望能夠替美小姐分擔一些會傷到手指頭的家務事!


還記得前兩天,他興奮的指著2009年初的這篇:

美小姐寫道「有沒有那個誰來約我出去啊!! 今天是禮拜五啊! 我不想待在家裡!」!

A君好開心好開心啊! 笑個開懷!

每天被機八老闆盯著的A君,

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的笑了!


我敢打包票說,

A君對美小姐的了解,

肯定是除了她媽以外,

勝過任何一個曾說過愛她的男人了吧!


此時,

身為局外人的我,

看得出來他已經深深的 假意 她了,

但,

好景不常,

A君終於UPDATE到美小姐最近的相簿了,

那是美小姐坐在床頭,

拍了一系列美美的照片,

但那不是自拍啊!

當然一定會有人掌鏡,


所以,

那是某個男人的開動前的相簿啊!!!!

A君黯然了!

我偷偷看到A君在美小姐的相簿留言上偷偷的打下了,

「如果時間可以再往前個半年,美小姐你會愛上我嗎?」

A君的淚水不爭氣的掉在鍵盤上的Enter鍵,

但是他的手並沒有跟著按下送出紐!


如果沒有這某男人的開動相簿,

或如果早點在這個男人介入前發現美小姐,

或是早點成為羞昂的粉絲,

那會不會有其他的故事發展下去呢?

可惜,

這是不會有如果的,

美小姐永遠不會知道營幕前,

曾經有個A君愛過她~


就這樣..

A君再也沒有歡笑聲了,

這樣子的過了兩..............個小時...(可悲啊!!)



「如果時間可以再往前個半年,美小姐你會愛上我嗎?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2009.0101

「如果還有機會,我可以再遇見她嗎?」


17歲的那年夏天,告別了父母,一個人的我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雖然已經快過了10年,但我仍然記得初次遇見她。

像是看見了天使一般~


要說17歲的事,卻得從15歲開始說起,

我國中畢業那年,考上了五專,懵懵懂懂的唸了建築系,

開學典禮的那天,

當我前腳踏入教室,我震驚了,

著著實實的光棍教室,沒有半個女生!!!

難到,往後的五年,都不會有「異性的調劑」了嗎?

不過後來我多想了,「異性的調劑」都歸檔到CD片裡了,流傳在同學之間。


重點是,因為我比較古意,

所以一直到專三都沒有認識任何的女生,

終於到了那年的夏天,

感謝父母給了我一次圓夢的機會,

我啟程前往了,遙遠的他鄉,美國。

一個17歲的未成年男孩,

雖然是參加遊學團,但是只有一個人,必竟還是很擔心。


到了啟程的那天,

因為行程有點擔擱,

所以點完名後,

還來不及認識一番,

我們就趕著上飛機了,

就定位後,

簡單的和左右寒暄幾句。

看看前後,

正妹還滿多的,心中竊喜,幻想著不知有沒有機會可以交到女朋友啊!


正當我持續的東瞄瞄西瞄瞄,

四處打量的時候,

我的眼神不小心和後座的「她」交會了,

「她」看到了我後,

對我微微笑,點點頭,

天啊!!

她也是我們這團的嗎?

天使下凡啊!!


我~ 哈里魯亞~ 哈里魯亞啊~

真的,整個人呆掉,

心臟像是要跳出來般!

這輩子頭一次知道「小鹿亂撞」是什麼感覺。

她,真的是一個長的很甜,很甜的女孩子,

讓人覺得她一定是一個很浪漫的雙魚座女生。

<--左邊的美人時計,沒一個比當時的她正。

..

..

...

...不過後來知道,她其實是一個幹練的金牛座女性。

..

反正,剛開始沒想那麼多,

只是想說,有沒有機會把到她啊!!

遊學團,一個月,30天的生活在一起。

肯定是有機會的吧!

心中暗暗的下了這個決定。


旅程的開始,

因為是在異鄉,美國,

每天的一切都是一場新的體驗和冒險,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

每天最期待的還是看到有如天使般的她,

慢慢的和她說上了話,

雖然我的焦點總是在她淺淺的微笑上,

她和我同年,也是個17歲的女生,

剛從附中畢業,是個即將進芸入大的新鮮人,

籍由每天找機會的交談,我開始有意無意的試探,

但她似乎很排斥近一步的關係,

事後想想,可能是當時的我太急了吧!

後來我知道,我太明顯的表態讓她生氣了!

這也不能怪我,3年沒和女生說過話,難免比較衝動一點。

之後的旅程裡,因為她有意無意的躲我,

我甚至很難和她說到話,

那年17歲的我心碎了!


但我實在不願就這麼無理頭的結束,

終於,在旅程的最後,

找了個機會,先買了朵花,藏起來,


不管怎樣,也該有個有始有終吧!

但,不知怎麼開口,她會拒絕嗎?

還是...


終於我們一團人的旅程,

前進到了波士頓,

漫步在農人倉庫,

耳邊不時傳來街頭芸人,

拉著優雅的小提琴聲;

那是個,很好氣氛下的夜晚,


那團的大姐姐們知道我的少男心事,

在她們的幫忙與鼓動之下,(我個人強烈懷疑她們那時可能只是愛看熱鬧兼看笑話的心理作祟)

我鼓起了勇氣,

開口送她那朵花;

一朵,充滿著我滿滿心意,開的最美麗純真的玻瑰花!

萬事是俱備,但我也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但,

沒想到她大方接受了那朵花,

她一向是個很懂事的女孩,

並沒有讓我當眾出糗,

而且也大方的和我合照了。

對,

一起,

鏡頭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但,拿相機幫我們拍照的人後面,

有一群湊熱鬧,笑的很奸詐的鄉民們。


而,那也是我和她的唯一一張合影了.....

..

...

...

很快的,時光像琥珀,

.....

「如果還有機會,我可以再遇見她嗎?」

「那個像是天使一般有著甜美微笑的女孩」

這是我18歲生日的願望.......




===========================

後記:

故事說完了,補充一下;

本篇參加此篇活動:http://blog.roodo.com/suncolor/archives/10448883.html

遊學團是參加EF,還不錯,好玩也有加點學到東西,

若現在由我來帶團肯定更好玩,考慮一下吧,EF大人。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2009.0101

嬌羞的兩頰,泛紅著,有如水蜜桃初熟般的嬌嫩,

一股暖流穿過了雙唇,舌尖輕觸了舌尖,

這就是吻嗎? 夏天?



校園,

一座籃球場上,

幾位同學正尬著球,

是鬥牛;

我,阿克,

是一個沒什麼運動細胞的人,

站在球場旁邊,

搖旗吶喊!

說好聽點是在加油,

事實上是,

沒人想和我報隊,

所以沒得上場,

但又不得不融入大家,

只得在旁自得其樂。



「快抄~啊\1 又被得分了!」當我正喊的出神時,

忽然,

咻的一聲!

一顆球飛了過來,

「小心啊!」

正在打球的同學甲對著我喊著,

啊!(來不及了~)

!@#$%^&*(

一顆有著深紅色雙紋的硬式棒球,

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我的腦袋,

讓我的額頭留下了清楚可見的紋路!



在我還來不及感到痛苦之時,

我發覺我已經倒在地上了,

腦袋一陣昏炫,

眼前只有空白,

一會,耳邊從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同學! 你不要緊吧!」一位女生的聲音傳來,

「我」答不出話來。

在朦朧中,

我好像看到了一位載著Jolin帽子的棕色長髮女生,

彎下腰扶著我,

她的小手輕推著我的身體,

並著急的說著「不要緊吧!」,

而,

此刻頭腦只有暈炫的我,

看不清楚她長的是啥麼樣子,

但背著陽光的她,

在陰影的趁脫下,

只見著了,

她玲籠有緻的身材,

以及穿這那麼低胸的小可愛,

因為扶這我,所以靠著我這麼近,

焦點就只會落在她那呼之欲出的渾圓胸部,

那距離近到如果現在是冬天,

那我呼出的白色煙霧肯定會Touch到啊!

而且想不到籃球之神一次還來兩個,

一直不斷的對著我微笑Say Hello!

如果,

這是夢,

那我可以選擇不要醒嗎?

(暈了過去,是真的暈了過去,不是故意的).....

就這樣子,

開啟了我和夏天的相識,

而故事,

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END..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寄件者 八里廖添丁廟

「對的人」很感傷的留在嘉義市的KTV包廂裡了,

那是他和我(夏霏)的第一次合照,

也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曾經愛的那麼深的人,

而這一份愛的起點,

就在這302包廂中了;



如果說,

唱不到歌,我們就不會在合唱時,發現心靈相悉,

那之後的一切,會不會就沒有起點,不會有「對的人」出現了!



思念情書:

「對的人」很想妳,

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妳的聲音,

算是我們的終點吧!

在台上唱得熱情的妳,

雖然因為緊張,唱得不好;



可我猜想,妳選擇在系內歌唱比賽唱這首歌,

是為我而唱的吧!

你別說不是,

因為那是蔡依林的「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是我第一次載著妳去大溪時,

妳在我耳邊清唱的一首歌,

妳笑著說為什麼要唱這首歌給我聽,

因為我ㄏㄈ不分,總是讓妳聽不清楚,

所以妳俏皮的唱著這首歌給我聽;

當然也可能是歌詞的寫照,


rap]123 I'm another 有誰願意
當這一個 多出來的 trouble maker
but look that's my luv seal my lips…don't let it drop off
try let go 不想多想 where we'll go
話說到這裡 放手 不要你難過

123 who's another 有誰願意 多了一個 亂了規則 應該如何
no no I don't know seal my lips…don't know it at all
here we go 不想多想 where we'll go

想別的 可是在你眼中察覺什麼一閃而過
怎麼像是寂寞 於是我會更沉默

沒說的 全世界差點都弄懂了那是什麼
而我尷尬笑著走開 只能夠裝做不懂 怎麼能拆穿你的不同
(Oh偏偏) 這地球這麼小這麼擠這麼瘦
太陽刻意曬得那麼兇 為什麼你出現在他出現以後

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溫柔的tone我聽得清楚
我站在他的身邊 你站在我的面前 怎麼這樣心裡會難過
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 那溫柔的痛我記得清楚
他站在我的面前 你經過我的身邊 忽然之間心裡又難過 為什麼


有誰願意當那個多出來的trouble marker,

而我是妳們的trouble marker,

最後,在他發現之時,

妳要我選擇離開,

雖然當時的我不願放手,

可,妳卻開始絕情以對,

一句又一句的狠話,像利刃一樣的不斷的刺傷我的心,

記得我再離開學校的最後一場校內歌唱比賽裡,

唱了「結束不是我要的結果」,

那時在台下的妳,

不知道有聽到嗎?

有聽到我的心酸和不捨了嗎?

但,到了最後,冷莫的妳,只讓我選擇放手離開。



現在,離開學校,在電腦一端的我,

看著今天系內比賽的錄影重播,

聽著妳呼應我的歌曲,

卻無法在台下為妳加油賀彩!



不知道妳手上的麥克風,

是否也知道,

在另一段時空裡,

曾有另一支麥克風,

正唱著「對的人」,

但,可惜「對的人」對妳對我來說,已遠去,不復存在。

===================

後記:

本篇參加

http://www.wretch.cc/blog/fay88/9173731

大家多多去買夏霏的新書喔!!!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 20091107玉皇宮


今天和一個朋友談論了「道」

老子 易經 莊子,他都看懂了

但他說,這些對他的生活或現實沒幫助(他失業兼失戀中)

我問他: 所以這些不實用? 是空談~ 是妄想~

意志消成的他說,先能養活自己,真理才有用

我再問他:不實用的東西,為什麼可以流傳那麼久?

他說:因為每個時代都有很多我這種好高騖遠的人,想用書來知道自己的善自我安慰,我連佛法都很懷疑,比較相信科學

我說: 佛法也是人寫的,科學也是人寫的。

他說:可能我沒開俏吧, 離最高智慧還差很多!

我說:為什麼有等級之分?

他說:也是,一切都是思想,腦波的問題!

我說:思想綁住一切。

他說:生存綁住一切 慾望!

我不認可的說:可所有白手起家的人,都是有著過人的成功慾望,對嗎? 還是巧合?

我再說:買同樣的號碼,不同的時間,不會中大樂透; 相同的時間,也不見得買的到和中獎的人一樣的號碼;所以,懂得愈多 愈懷疑

他說:還好吧,不過我比較想知道怎麼騙妹就是了~

他轉了個話題,我接著說:騙妹!? 沒有目標的騙! 騙到一個就敦輪一個,也沒什麼意思~ 如果說設個目標,和各行各業有著不同見解的女人睡覺過,不知會有什麼啟發呢? 可惜~ 我沒那麼好體力~ 讓你去完成吧~

他說:可我想要一直把妹,直到有一個「真愛」定下來!

我說: 「真愛」和「道」一樣,都是虛無漂渺的,你信它,就有, 不信,就沒有,偏偏相信真愛的人都和相信他的道的傳教士一樣, 他信的道(真愛)硬想要叫別人也相信,如果你不信,就表示你沒有愛,就好像你不信道一樣。

我再說:一切都是思想吧! 你所認為不能突破的一切都是思想梆住了你,如果你以為你脆弱了,就會真的脆弱了。

他說:真的啊, 好像也不是脆弱,就很多東西~

我說:思想,思想~

他說:我的思想也是弱點之一

我說:你現在脫光了,去馬路走一圈,你的心境就強壯了,什麼都不怕了! 可是你(我)都不敢,我們都被思想(你可能想到了警察,罰單,身材不好,怕被當變態......) 綁住了!

他說:嗯.

我說:反過來想,動物比我們強,動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卻都要先想一想..但,很多的東西不斷的壓仰,久了,就會生病,佛要我們戒貪瞋痴,可佛自已終究也圖了個虛名!!!

叫別人雙手合十不明所以的跪拜他,利用人心的脆弱搞偶像崇拜,堂堂大佛雕像在我眼裡和海珊蔣中正沒兩樣,還是有形式廟宇,只是有心人的利用呢?

如果如是,那佛到底想要和我們說什麼?

他沒在說下去了,不過我到有了個結論,

那就是....











沒有結論(好深的無窮迴圈)啊!!!!!

沒有結論好像也是個結論,



用程式來表示好了,

搞到最後就是

= null

End(or no End?? 還是=null好了,盡在不言中)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olke 2004.02.14, 淡水情人節ㄉ漁人碼頭和淡水老街

再開始描述我的阿公時,

Wolke我先細讀了每位參賽者們一篇篇圖文並茂的文章,

讓Wolke我感受到你們和阿公之間,強烈的親情,

羨慕這你們的阿公們都活的很健康喜樂,



Wolke我會這麼描述,

並不是我阿公已經走了,不在了,

其實我的阿公依舊好端端的活著,

但是,是活在安養院裡,

一個不該是人類終點站的地方,

和各位的阿公比起來,

我的阿公,他中風了,

且是一個沒有尊嚴而活著的老人。



我知道本次徵文,比較想要聽到的是祖孫間,快樂的親情;

但我只想把,在台灣有這一群沒有其他篇的阿公阿嬤們活在子孫滿堂如此喜樂的環境裡的事實描述出來,

他們每天從早睜開眼睛,到晚上睡覺,面對的只有冰冷的病床,

能做的就是兩眼無神發呆對著另一個眼神空洞的室友,

而每天說話的對象只有外籍幫傭,

雞同鴨講的越南腔台語,夾雜著對話內容,都是「阿公~ 起床放尿囉!」



在Wolke我的眼裡,

安養院宛如現在智慧文明下,

精心包裝的新式納碎集中營,

或許更糟,

納碎集中營雖然慘無人道,

但至少跟你關在一起的是你的親人宗族,

是一群關心你和你關心的人;

而安養院的老人,

是一群身上有著各式各樣的病痛,

糖尿病、高血壓、中風等等,

純脆是子女不願照顧或認為難以照顧,

而被安置每間光鮮亮麗的高級安養院裡,

也可以換句話說:子女窮的只剩下錢,

認為錢可以打發一切,

想想現代人是心靈是貧窮的,

每個人好像都很忙,

但傳統上的農業社會家族觀念卻式微了,

因為平日要上班,所以沒有時間,

而沒有時間,是理由也是籍口了吧!

安養院,一群跨海來台的越南看護,或許專業照護上會比子女細心,但親情呢?



我們台灣,現代社會演進至此,

真的比農業社會時期進步嗎?

所有本該屬於青壯階層的義務與責任,

皆被包裝成一樣樣的商品,

連照顧家中老父母的責任,

也被包裝出售了,

我真的看不出來這樣子的社會,

真的比農業社會進步嗎?



老父母們沒有了親情的照護,

沒有了兒孫的圍繞,

只是每天被填補生活所需的活死人罷了!

他們活到人生的終點,還剩下什麼呢?



而我提出的這個問題,

我也沒有辦法回答,

我的阿公也被放置在安養院裡,

因為我也和你一樣,

我要上班,

我要賺錢,

我要聽別人的話做事,

我是那百分之七十的工人服務著另外百分之三十的有錢人,

讓他們的阿公可以享受退休人生,

所以,我沒有餘力照顧我的阿公,

所以,不管我相不相信外籍看傭,

我仍舊得將阿公交給他們,

而且這也並不便宜。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

知道自已有一天也會老,

或是覺得將阿公交給安養院,心中不安,

那你也可以和我一樣,

對你生活周遭每天所會面對到的老人們,

不論是坐捷運時,等公車的老人,

付出多一點點關心和關懷,

相信會有福報的。



本文參加蝦味先阿公的故事徵文~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2.14, 淡水情人節ㄉ漁人碼頭和淡水老街

話說一鄉民,某日駕著其愛車,至深山裡遊玩,

至傍晚準備開車回府,路途中起一大霧,

幸有GPS 導航,尚能辨別方向,

豈知行至一彎路時,

濃霧中,

明明左彎是道路,

GPS卻要求直行,

不明所以之下,

鄉民下車查看,

在濃霧裡探明後,

欲轉頭上車,

卻發現車子已然不見?

怪怪,這莫非是山精作祟,

鄉民在無計可施之下,

直得在濃霧裡,摸索前進,

約莫了十來分鐘後,

在深山裡見一光亮燈火,

立刻快步奔往,

原來是一間有木造房屋式的旅店,

就外觀來看,至少有七八十年歷史,

但鄉民沒想這麼多,

立刻進去一瞧,

「有人嗎?」櫃台卻沒人回應,

直得放聲大叫,

希望這諾大的客棧裡,

能有人回應,

終於,

一打扮亮麗、婀娜多姿約莫三十左右的婦人應來,

「這位客倌,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嗎?」

鄉民就將剛發生的事情告之,

並尋問可否借電話一打,

但婦人卻問之,「何謂電話?」

婦人似乎不懂得鄉民所謂何事,

但可借鄉民投宿一宿,

鄉民在無計可施之下,只能感謝主人,並聽從之;

到了半夜時分,

鄉民熟睡中聽覺有人敲門,

應門後見為該婦人,

婦人見門一開啟,

便轉身進來,坐至床邊,

更訴說其淒涼身世,

大約是其夫至南洋從軍,

三年來無消無息,

放她一人受盡夫家欺凌,

說著說著淚流滿巾,

鄉民見她哭訴不忍,借了肩膀給她,

倒也忘了詢問怎麼會有「南洋當兵」之事,



然後,

因孤男寡女共處一事,

也就不小心的翻雲覆雨一番。



隔日,

「咕咕咕」

鄉民被太陽曬醒,

發現竟躺於一年久失修墓地之中,

抬頭一看,

一斑駁的墓碑上,貼著一張照片,赫然就是昨晚的老闆娘,

這還不夠恐佈,



最另人恐佈的是,

當他細讀墓名:

蔡頭棵「先生」之墓。

「先生」啊!

難怪早上起床,他的屁股有點痛痛的。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