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開始描述我的阿公時,

Wolke我先細讀了每位參賽者們一篇篇圖文並茂的文章,

讓Wolke我感受到你們和阿公之間,強烈的親情,

羨慕這你們的阿公們都活的很健康喜樂,

 

Wolke我會這麼描述,

並不是我阿公已經走了,不在了,

其實我的阿公依舊好端端的活著,

但是,是活在安養院裡,

一個不該是人類終點站的地方,

和各位的阿公比起來,

我的阿公,他中風了,

且是一個沒有尊嚴而活著的老人。

 

我知道本次徵文,比較想要聽到的是祖孫間,快樂的親情;

但我只想把,在台灣有這一群沒有其他篇的阿公阿嬤們活在子孫滿堂如此喜樂的環境裡的事實描述出來,

他們每天從早睜開眼睛,到晚上睡覺,面對的只有冰冷的病床,

能做的就是兩眼無神發呆對著另一個眼神空洞的室友,

而每天說話的對象只有外籍幫傭,

雞同鴨講的越南腔台語,夾雜著對話內容,都是「阿公~ 起床放尿囉!」

 

在Wolke我的眼裡,

安養院宛如現在智慧文明下,

精心包裝的新式納碎集中營,

或許更糟,

納碎集中營雖然慘無人道,

但至少跟你關在一起的是你的親人宗族,

是一群關心你和你關心的人;

而安養院的老人,

是一群身上有著各式各樣的病痛,

糖尿病、高血壓、中風等等,

純脆是子女不願照顧或認為難以照顧,

而被安置每間光鮮亮麗的高級安養院裡,

也可以換句話說:子女窮的只剩下錢,

認為錢可以打發一切,

想想現代人是心靈是貧窮的,

每個人好像都很忙,

但傳統上的農業社會家族觀念卻式微了,

因為平日要上班,所以沒有時間,

而沒有時間,是理由也是籍口了吧!

安養院,一群跨海來台的越南看護,或許專業照護上會比子女細心,但親情呢?

 

我們台灣,現代社會演進至此,

真的比農業社會時期進步嗎?

所有本該屬於青壯階層的義務與責任,

皆被包裝成一樣樣的商品,

連照顧家中老父母的責任,

也被包裝出售了,

我真的看不出來這樣子的社會,

真的比農業社會進步嗎?

 

老父母們沒有了親情的照護,

沒有了兒孫的圍繞,

只是每天被填補生活所需的活死人罷了!

他們活到人生的終點,還剩下什麼呢?

 

而我提出的這個問題,

我也沒有辦法回答,

我的阿公也被放置在安養院裡,

因為我也和你一樣,

我要上班,

我要賺錢,

我要聽別人的話做事,

我是那百分之七十的工人服務著另外百分之三十的有錢人,

讓他們的阿公可以享受退休人生,

所以,我沒有餘力照顧我的阿公,

所以,不管我相不相信外籍看傭,

我仍舊得將阿公交給他們,

而且這也並不便宜。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

知道自已有一天也會老,

或是覺得將阿公交給安養院,心中不安,

那你也可以和我一樣,

對你生活周遭每天所會面對到的老人們,

不論是坐捷運時,等公車的老人,

付出多一點點關心和關懷,

相信會有福報的。

 


本文參加蝦味先阿公的故事徵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kesau 的頭像
wolkesau

格字旅人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