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嗟霧社族1,出柙同虎兕2。忘卻文化3沾,依然思鑿齒4。野性逞猙獰,一朝突蜂起。殘忍執凶刀,殺人如屠豕。劇憐5眾學童6,身首分遠邇7。同地住官民,無端遭慘死。頸血濺蠻花,染成千紅紫。骸骨遍山邱,犵8草多黏髓。溪壑血淋漓,渾如桃花水9。聞道有生存,溷身藏廁裡10。忍淚復吞聲,三日絕飯簋11。有恐痴兒啼,禁聲竟絕矣12。蠢爾太凶殘,不伐何能已。蠻山急風雲,烽煙迷埔里。令人讀新聞,不禁淚濕紙。吁嗟野蠻人,寧無國法視。自恃虎負嵎13,罔知如穴蟻14。畢竟損其身,蟲飛入火比。幸得視同胞,未忍滅族擬。何當策攻心,化頑15同赤子16



題解:
此詩為五言古詩,收入《近樗吟草》首卷,寫於昭和5年(1930)10月7日霧社事變爆發之後。此事變肇因於賽德克族由於不滿日本台灣總督府及在地官員壓迫欺陵,趁日籍官民雲集,在台中州能高郡霧社(今南投縣仁愛鄉)公學校舉行運動會之際起事,攻擊警察分室、學校、郵政局及日人宿舍,切斷對外連絡電話線,劫奪槍枝彈藥,甚而殺戮逾百人,規模僅次於西來庵事件,是日人治台最後而且最激烈的一次反抗行動。台灣總督府緊急調派全島各處軍警協力鎮壓,出動飛機、施放瓦斯彈,造成賽德克族領袖莫那魯道自殺,參與部落瀕臨滅族,集體遷村。日本帝國會議更強烈質疑台灣總督府處理舉措,以致石塚英藏總督及人見次郎總務長官遭到撤職處分。事變後台、日作品每見筆誅聲討,惟本詩恰反其道,竟為日人多方維護辯解,當有所圖。
作者:
楊爾材
百年前的霧社事件,今年終於已史詩大片的面容重現,重新描繪的歷史更加深動,雖然本詩歷史偏頗日軍,但考考量在當時時代背景之下,又有幾個不要命的莫那魯道的勇土啊!

創作者介紹

格字旅人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