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妮呢?」
「阿妮呢?」
彌留時的阿公,呼喚著那個我們家的外勞看護的名字。

---------------

「你好! 我叫 阿妮!」
生澀的國語說著,
這是與阿妮的第一次見面。

四年前的一個下午,
一位只有著十九歲大,
在台灣的話,
是正準備成為大一新鮮人,
享受大學風華的青春漾少女,
但因為是印尼人,
也有著三個稚兒嗷嗷待哺的印尼少婦。

為了讓家人有更好的日子,幼兒有更好的未來,
她聽說了隔壁村莊的某某某,
去了台灣兩年,
就存夠了錢,
回來家鄉,
又是買地建屋,
又是宴請鄰里,
好不風光。

為了家裡的未來,
她,在心裡下了睹注,
打聽到了當地仲介的住址,

便前往詢問,
但一開始個人得負擔的仲介費等鄰鄰種種其他費用,
讓他卻步了,
那可是一筆很大的開銷,
不是隨隨便便就可花費的,
但仲介說:
台灣很缺看護,
雖然一開始的這筆錢,
得確是不小的數目,
讓你很猶豫,
但是我個保證你,
二年後,
絕對不會後悔的,
簽下這張紙,
你明天就可以去台灣了。

終於,看了鄰村如此風光,
為了買屋置地,
改善未來的生活,
終於,還是簽下了千萬借款(印尼盾),

換取到了這個來台灣賺錢,
人人都羨慕的機會了。

時間拉到前三個月,
那是一個平常不過的夏日午後吧!

「勇哥」是我的阿公,
阿公一如往常的坐在彰化大城家中,
雖然前一陣子才因為中風,
所以手腳不甚靈活,
尤其是右手非常的不聽話,
只能以左手持湯匙進食,

但還是有辦法騎機車等四處遊走,
另同村裡的其他老人覺得他非常厲害,
中了風,還是春風滿面似的。
還是依舊「勇哥」啊!
中風算什麼,
這是勇哥的註腳啊!

但中風是會再發的,這一次就沒有那麼幸運,
再一次的,
沒有預兆的突然又中風了,
這一次非常的嚴重,
全身手腳麻痺,
就連起身都需要他人的協助。

一段時間的本國籍看護必竟是太昂貴了,

所以,我們申請了「阿妮」。 
===================
「阿妮」孤身一個人,
簡單的告別了家人,
下次再見面,
就是兩年後的事了,
看著,眼前的三個稚兒,
之後的兩年,
媽媽將不在身邊,
而不經淚從中來,
要不是少年結婚,
視人不清。

眼前的這個男人,
實在是不該委以終身之人,
要不是他好吃懶作,
使我母子三人身活困頓,
我有需要離開稚兒,
遠赴他鄉嗎?

搭上了仲介的車,
再也不敢再回頭看了。
==================
本國籍看護雖然較為專業,
也無溝通問題,
但費用實在是昂貴,
這種開銷的方式,
不是一般的家庭所能負擔的,
看著爺爺不多的積蓄像是流水般的花費,
這一天兩天都是很大的開銷啊!

經過了申請,長時間的審核,
在家裡的我們早已望穿秋水了等著「阿妮」的到來,
解救我們家的風中之危。

終於,今天阿妮來了,
活潑的阿妮和我們年齡相仿,
雖然語言上有些障礙,
但生活的配合上毫無問題,
雖然他的個子不算是孔武有力型,
但扛起阿公做生活上的大小事,
對訓練有素的她來說,
完全不是難事。

經過了半年的時間,
在阿妮的照顧之下,
阿公的身體比二度中風之前好轉許多,
臉色也紅潤了起來,
再度回到名副其實的「勇哥」稱號。

就這樣又過半年,
一日阿妮說,我不想再照顧阿公了,
不會說謊的阿妮說著,
我們只覺得只是偶而發發的窂騷,
沒想到,
原來這是台灣當地人蛇陷阱,
當然這些都是二年後,
「阿妮」在桃園的大馬路上,
看到了警察當成救星後,
在警察局自白下的答案了。

==================

少了阿妮的照顧,
我們不得以只好將阿公送往療養院了,
雖然已經算是高級療養院,
但是一個外勞得服務很多老人,
決對是沒有一對一服務來得好。

住在療養院三年的日子裡,
再次中風再加上原有的癌症,
早已無法處理任何簡單的日常鎖事了,
有時去看他,連我是誰也忘了吧!

最後阿公就在療養院裡終其一生,
對他來說,像孫女一樣照顧他的阿妮,
是他這輩子的最後的依靠了。


創作者介紹

格字旅人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