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們三人住進姑家後,
平日裡,
姑丈的姐姐有時大笑、有時哭泣,
時而喃喃自語無法自已,
好幾次還拿菜刀,
做勢劈人,
姑姑說她真的無法和精神病患生活了,
所以隱忍一段時日後,
終於開始和姑丈三天小吵、二天大吵,
讓好脾氣的姑丈也開始生氣了。

姑丈昨天打過姑姑後,
今天下午還有打來解釋,
阿嬤聽了一個下午她女婿的解釋,

不過可以肯定誤會一定沒有冰釋,
所以二姑才會在13個小時後的現在,
站在我們家的大門前。

從此家裡開啟了姑和她的媽媽、我等家人的新生活。

轉眼,
姑姑也已住了3個月了吧,
小時候姑姑相當疼我,
一直是很好相處的家人,
但這幾個月姑姑常常將小事看成大事般的大發雷霆,
讓我們都不太敢和她說話,
尤其是和她同睡的阿嬤,
更顯得相當困擾,
還曾想說要家族環島旅行,
順便到台南時,
假裝汽車沒油,
去姑的夫家拜訪,
當她的女兒在夫家時,
趕快漏跑的搞笑想法。

又過了一個月,
因為有慢性病的姑得回家拿藥,
剛好我也有事南下,
所以就載姑回台南,
一進她們家門,

姑家的桌上,
有這一塊身心科的藥包,
明白寫的名字是姑,

姑丈家裡就多了姐夫和外勞,
問了姑丈的姐姐那去了?

姑丈只嘆口氣說道:
「她又說我姐姐是神經病的老故事了吧!
我的姐姐,
就是神桌上的那塊牌子啊!!!」

創作者介紹

格字旅人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