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七月,我駕著車,沿台61線西濱快速道路前進。
那是個陽光灑落台61線的極好天氣!
呼喚著海天一色的美景一路伴隨著我,
是久居灰色叢林,心中召喚了這一片碧藍色到來的吧?

只是想吃吃東石鮮蚵沙西米,
尤記得上一次的享用,因為是新鮮的鮮蚵,
所以那表皮一層一層,
光影交錯、青色白色的皺摺,正是不需修飾的天然雕刻,
而底下連接著,
光滑圓滿沁白色、像是少女的乳房,搖曳生姿,
筷子夾起,
張口迎來,一陣軟綿綿的冰涼,往心頭裡襲來,
是多麼難以抗拒啊! 這正是人間美味。

當我的內心這麼期待著,流著口水之時,

轟隆轟隆,遠方傳來巨響,
鞭砲聲此起彼落;

這一路上的風景詩情、海濱農村,
被什麼給劃破了寧靜,
讓我將垂涎的口水又給收了回去!

在如此浪漫的景致中,
前方高架的底下,
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景況,
擁擠,
擁擠的人群,
或許在每天紛紛擾擾的台北街頭上班的你,
是在也自然不過的熟悉景像了;
但在口湖這個地方,
我想,那是全鄉的人都集結在這裡了吧!

駕著車,徐徐的駛在高架上,
我,俯視著,
他們是要集結北上抗議嗎?
我的心中納悶著?答案是或許吧!
最近六輕的火一直燒著啊!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半夜,電光閃爍的大雷雨!
約莫160年前,
清道光二十五年(西元1845年)農曆六月初七深夜裡,
本該是極盡無聲的夜,
卻不時聽到「轟隆隆! 轟隆隆!」那有如排山倒海之勢而來的大雷雨正襲擊著「口湖」,這個台灣中部靠海的小鄉鎮。

十來分鐘之後,不只雨聲和雷聲了,同時有著呼喊與尖叫聲!
「阿嬸啊! 姨婆啊! 起床啊! 水淹來了啊! 緊啊! 緊啊!」
時年三十的阿丁仔攀在家門前的老榕樹上大喊著;
但,當水淹的已比房舍還高時,
再怎麼呼喊也已經是來不及了啊!

俯視著雨水一波一波襲來,
連街上最高的阿名家也不知到在那裡時,
街道,不,早成為一片汪洋的口湖啊!

心頭七上八下的阿丁仔知道,
這次不會像是上次做風颱,
只是流掉幾隻牲畜那麼簡單了!

望著底下流動的大水,
一夜像是一年那麼長,
除了乾著急外之外,
也做不了什麼事。

終於,狂風爆雨消去,
陽光探出了頭,
退去了的大水,顯露出土地一片狼籍,
熟悉的地方,卻不再有熟悉的景色,
老婆、兒女、爸爸媽媽們呢?
答案已是不言而喻,
看這斷涯殘壁的街道,
阿丁仔呆坐著,連傷心都不會了!

許久,遠方傳來哭聲,
往聲音的方向尋去,
有個掛在樹頭上的小孩,那是住隔壁的四歲小姪子,
想來他的父母,我的弟妹用盡最後的力氣,
才將他置於樹頂上的吧,我想他們已隨大水逝去了,
抱下了四歲的姪子,看著他,
「今後, 我們該何去何從?」阿丁望著老天,希望天公伯給一個答案。

天公伯給的陽光,
躲在車裡吹冷氣時,看起來是閃耀的,
但離開了車卻狠是毒辣!
但,好奇心害死貓啊!
我還是在高架的路肩旁上駐足了起來;

底下好不熱鬧啊!
至少有三場野台戲在同一塊場地上同時上演著,
歌仔戲、布袋戲…正拚著場呢!

為了一探究竟我自然是GPS定位一下加上Google了,
原來台61線此處正為金湖萬善爺廟,
而此時此刻上演著重頭戲,
「萬善同歸牽水狀」文化季,
今天正是最後一天,
全口湖以及附近14個庄都動員了起來!
難怪如此熱鬧;
口湖牽水狀文化季在99年時由文建會授證為國家級無形文化資產及重要民俗活動,而「萬善同歸」的緣由,則是1845年,清道光二十五年的水災奪走了上千條人命,傳說則為七千多人,而道光皇帝為撫卹災民,便撥庫銀振濟,並將水災罹難者勅封為「萬善同歸」,豈料在這七千條人命之後,隨著水災接腫而至的瘟役,再死去了三千人,這正好符合了道光皇帝所封的「萬善」數目。
災後,為不使罹難者屍骸暴露,集體就近埋葬於四湖鄉廣溝厝新莊仔、口湖下崙村下寮之北、口湖鄉青蚶莊西南之大溝墘、下湖港邊之大坵墳等四處,統稱「萬人堆」。
水災發生後第六年,也就是咸豐元年(1851)移居下湖的舊新港人,為表慎終追遠,便於祭祀,籌募款項於下湖港邊共同建廟,作為祭祀祠堂,並於翌年完成重修墳墓。
過了快一百年,民國四十六年,金湖旅外人士,感於下湖港邊之舊廟年久失修,祭祀不便,遂在新港(金湖)建遷新祠。
民國七十年拆除舊廟重建,翌年正位移位、地基增高。
民國八十六年因部份廟地及建物被劃為西濱快速公路用地,只好再進行遷移整建、廟基奠高,新建拜亭等。
民國九十五年,為配合拜亭之高度,遂將廟身昇高一層,成為三層結構。為抗鹽分,將屋瓦及中、後殿,由南式造型改為北式。
今廟貌之巍峨,已蔚為奇觀。據稱拜亭為全臺灣最大者。以上資料來自口湖觀光導覽手冊。

看著熱鬧非凡的牽水狀文化季,背後卻是紀念如此慘淡的故事,走著走著走進了廟堂裡,這廟宇與一般廟宇無異,但其中一尊雕像,卻吸引了我,是尊九頭十八臂的神像,我不曾在其他廟宇見過類似的,十分特別,當我仔細著看著它,而雙眼與它對目時,他的雙眼炯炯,看似有千言萬語從他眼神中而出!

阿丁仔帶著小姪子,走在殘破的街道上,尋找有無其他生還者的可能,但只看到四散的村民,沒有呼吸一動也不動的躺著,約莫一刻鐘,走到了阿明家,阿明可是村子裡出了名的大力士,虎背熊腰、孔武有力,再大的水他也一定能夠抵擋的住,要是這村子裡還有誰能存活,一定有他的份,阿丁仔心想,找他一起商量往後的事準沒有錯的。

但推開了斷門,往屋裡一瞧,一另人觸目動容的畫面出現眼前,只見阿明雙手抓著八名孩童於身上站立著,看起來像是要帶著他們前往高處避難逃跑,可惜水淹的太急太猛,竟然一起溺斃。

看著阿明的遺體依舊直挺挺的站立著,就算到死了,他也是不肯放棄的啊。
「我一定要將你的故事告訴所有人,讓鄉親們以及以後的子孫們能夠敬仰你的英雄氣概。」阿丁仔心裡下著決心。

「阿明! 這是阿明啊!」不自覺的我口中低聲唸著,「過了百多年我們的鄉親,還是記得你啊!」
在這摩頂放腫、鞭炮聲四起的牽水狀文化季裡,自然沒有人發現喃喃自語的我,除了我自已以外!

看著廟堂大廰,香煙渺渺四散,腦海中好像浮現了什麼,那像是百多年前的回憶,可惜我不想再思索與探究,我知道,那些早已是過往雲煙,只要還有許多人為保留文化傳承而努力即可。

「再見! 阿明仔!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名字,但謝謝你一直為守護口湖加油!

再度步入擁擠的人群中,
一步步緩慢往車子方向前進。

忽然,直覺一道眼神襲來,
望眼望去,一位皮膚黝黑牽著男孩的青年,
與我四目相交、眼神相會,一時之間,看的出神了我,
但當我回過頭來,再定睛一望,
卻又消失於人海之中!

那是阿丁吧? 忽然的身影,那! 我又是誰?
走上車,坐在駕駛座上,發動車子離開口湖的我,
心中不斷盤旋著幾個問號,但答案將是無解了,
或許明年,你一定要來參與口湖牽水狀文化季,
會找到屬於你的口湖文化體驗呢!


附錄
『口湖牽水狀文化祭徵詩文活動』古典詩組暨散文組得獎名單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桃紅色的美麗連身短裙洋裝,
搭配高跟褐色長統馬靴,
襯托其曼妙身材,
搭配著一位氣質不凡的護花使者,
身著西裝筆挺名牌黑框眼鏡相伺。

唯一不對勁的是,
這該是童話故事的才子佳人配,

確約莫差距20光年。

女子轉過身來,正面,
任憑化裝品如何打底,
也掩蓋不住,
歲月在她臉上的痕跡。

那個男性,
是所謂的小狼男吧!
為什麼干於不顧他人眼光抱著一位可以做他媽媽的女伴。

而又為什麼,
可做貴婦裝份的女士,
要穿著不對味的年輕女性服飾,

而且養著「狼狗」?

心中很問號?
留在午後的中華電信服務站裡。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彰化二林的安養中心裡,

有一群外勞很特別,
沒有黝黑臉龐、粗狀身體這些外勞的標準配備;
卻有鵝蛋臉孔、清秀臉龐、白裡透紅的皮膚、曼妙的身材等全是天生的、自然的,
使得成天塗塗抹抹、勤排隊看門診,吃減肥藥、打美容針的台灣小姐好生忌妒,
雖然說會胖全是台灣小姐不愛運動招惹來的,
不過台灣人愛吃藥的可不限於老人,
這個習慣肯定是從年輕時期就養成的,
台灣小姐們相信減肥門診的醫生超過運動場裡的跑道,
其實,離開高中,他們就不認識跑道了吧! 哈!
啊! 這全是題外話啦!

重點是,大家有猜出來,
究竟是那個國家的外勞朋友這麼與眾不同啊,
是的,答案揭曉,
原來她們來自越南!

我阿公所住的安養院裡,
所有的外勞,
都是來自於越南的年輕女性,
她們經過嚴格的挑選,
專業的看護訓練,
最後才獲得機會,
漂洋過海,
來到了我們的家鄉,台灣,
致力於服務我們的長輩。

她們做事認真負責、任勞任怨,
從無半點怨言,
每次當我去看我的阿公時,
總是看著他們忙進忙出的,
一會要幫老人們量血壓、做復健、一會又是清洗身體、抽痰等,甚至有些不良於行的老人,
也得勞煩他們清理大小便,這些一般人所不願意做的事情。

此外,
除了身體上的勞動之外,
心裡上的可也沒少,
畢竟在台灣,
有些人是打從心裡對外勞們有著異樣眼光的,
還不認識他們時,
就先往他們的身上貼標籤,
心裡總認為他們的知識水平比較差,
會有些不雅習慣;

或者是因為他們的存在,
所以台灣人丟了工作等等的,
因為這些歧見,
所以偶而還是會遇到水準比較低的家屬,
對他們做言語上的輕簿,
但他們也都聽聽就算了,
從不放在心上,
只將心放在他們的專業上。

要知道,
唯有盡心盡力的服務住在安養院裡的阿公阿嬤,
讓他們過的開心,
就會解開所有的誤會了。

每次去看阿公時,
看到他們清秀的臉龐,
總想到在這個青春無限的時光裡,
得待在台灣努力賺錢,
而同年齡的台灣漾女生們,
已經唸到大學了,
還在裝著可愛、扮著天真的模樣;

實在是有著天壤之別的命運,
或許他們會羨慕吧!

當然已經身為了越南女性,
也尤不得人了,
但也因為有刻苦的環境,
才能磨練出刻苦耐勞的特質。

有這樣的特質,
在阿公阿嬤的眼裡,
彷彿看到了她們年輕時,
還未有台灣奇蹟前的自已。

所以在安養中心裡的越南小姐是搶手的,
一年總有幾個未出嫁的越南小姐,
因為照顧了誰誰誰家的阿公阿嬤,
讓這些阿公阿嬤欣賞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
被他們趕忙的想盡辦法配給自已的孫子,
成為了新的一批台灣媳婦。

話說回來,
要不是有這間安養中心的存在,
有她們的付出,
為附近的農家分擔了照顧的問題,
要知道農忙時,
還要分身照顧,
實在是萬分辛難。

因為這間安養中心的存在,
大家終於可以喘口氣。

在看護中心裡,
他們的職責重要,
待遇沒本國籍高,
但工作得確是相當辛苦,
最後讓我們為他們的付出一齊掌聲吧!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和剛才成年的堂弟談到,為何交女朋友這麼困難,女生怎麼都不像日本愛情動作片一般,剛認識就可以了呢? 而青少女時期的女生也會有一樣的想法吧,為何男生都不像偶像劇般浪漫? 這忽然啟迪了我, 在現今社會, 男女生都是籍由數位媒體來學習與了解異性, 但是因為男女生對於媒體內容的選擇上的極大差異, 而導致對於對方了解上的極大誤解, 所以啊! 為了避免誤解, 怎麼沒有人想過將 偶像劇跟愛情動作片結合一下, 或許在有了共通的選擇及語言之後, 會讓雙方更加了解彼此的想法! 當然比較難找到演員, 演偶像劇的怎麼能接受脫衣服, 而女優可能沒有什麼演技! 劇情一點也不會感人這樣子! 不過,有困難點才會吸引到好的導演、團隊等去克服困難了吧!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妮呢?」
「阿妮呢?」
彌留時的阿公,呼喚著那個我們家的外勞看護的名字。

---------------

「你好! 我叫 阿妮!」
生澀的國語說著,
這是與阿妮的第一次見面。

四年前的一個下午,
一位只有著十九歲大,
在台灣的話,
是正準備成為大一新鮮人,
享受大學風華的青春漾少女,
但因為是印尼人,
也有著三個稚兒嗷嗷待哺的印尼少婦。

為了讓家人有更好的日子,幼兒有更好的未來,
她聽說了隔壁村莊的某某某,
去了台灣兩年,
就存夠了錢,
回來家鄉,
又是買地建屋,
又是宴請鄰里,
好不風光。

為了家裡的未來,
她,在心裡下了睹注,
打聽到了當地仲介的住址,

便前往詢問,
但一開始個人得負擔的仲介費等鄰鄰種種其他費用,
讓他卻步了,
那可是一筆很大的開銷,
不是隨隨便便就可花費的,
但仲介說:
台灣很缺看護,
雖然一開始的這筆錢,
得確是不小的數目,
讓你很猶豫,
但是我個保證你,
二年後,
絕對不會後悔的,
簽下這張紙,
你明天就可以去台灣了。

終於,看了鄰村如此風光,
為了買屋置地,
改善未來的生活,
終於,還是簽下了千萬借款(印尼盾),

換取到了這個來台灣賺錢,
人人都羨慕的機會了。

時間拉到前三個月,
那是一個平常不過的夏日午後吧!

「勇哥」是我的阿公,
阿公一如往常的坐在彰化大城家中,
雖然前一陣子才因為中風,
所以手腳不甚靈活,
尤其是右手非常的不聽話,
只能以左手持湯匙進食,

但還是有辦法騎機車等四處遊走,
另同村裡的其他老人覺得他非常厲害,
中了風,還是春風滿面似的。
還是依舊「勇哥」啊!
中風算什麼,
這是勇哥的註腳啊!

但中風是會再發的,這一次就沒有那麼幸運,
再一次的,
沒有預兆的突然又中風了,
這一次非常的嚴重,
全身手腳麻痺,
就連起身都需要他人的協助。

一段時間的本國籍看護必竟是太昂貴了,

所以,我們申請了「阿妮」。 
===================
「阿妮」孤身一個人,
簡單的告別了家人,
下次再見面,
就是兩年後的事了,
看著,眼前的三個稚兒,
之後的兩年,
媽媽將不在身邊,
而不經淚從中來,
要不是少年結婚,
視人不清。

眼前的這個男人,
實在是不該委以終身之人,
要不是他好吃懶作,
使我母子三人身活困頓,
我有需要離開稚兒,
遠赴他鄉嗎?

搭上了仲介的車,
再也不敢再回頭看了。
==================
本國籍看護雖然較為專業,
也無溝通問題,
但費用實在是昂貴,
這種開銷的方式,
不是一般的家庭所能負擔的,
看著爺爺不多的積蓄像是流水般的花費,
這一天兩天都是很大的開銷啊!

經過了申請,長時間的審核,
在家裡的我們早已望穿秋水了等著「阿妮」的到來,
解救我們家的風中之危。

終於,今天阿妮來了,
活潑的阿妮和我們年齡相仿,
雖然語言上有些障礙,
但生活的配合上毫無問題,
雖然他的個子不算是孔武有力型,
但扛起阿公做生活上的大小事,
對訓練有素的她來說,
完全不是難事。

經過了半年的時間,
在阿妮的照顧之下,
阿公的身體比二度中風之前好轉許多,
臉色也紅潤了起來,
再度回到名副其實的「勇哥」稱號。

就這樣又過半年,
一日阿妮說,我不想再照顧阿公了,
不會說謊的阿妮說著,
我們只覺得只是偶而發發的窂騷,
沒想到,
原來這是台灣當地人蛇陷阱,
當然這些都是二年後,
「阿妮」在桃園的大馬路上,
看到了警察當成救星後,
在警察局自白下的答案了。

==================

少了阿妮的照顧,
我們不得以只好將阿公送往療養院了,
雖然已經算是高級療養院,
但是一個外勞得服務很多老人,
決對是沒有一對一服務來得好。

住在療養院三年的日子裡,
再次中風再加上原有的癌症,
早已無法處理任何簡單的日常鎖事了,
有時去看他,連我是誰也忘了吧!

最後阿公就在療養院裡終其一生,
對他來說,像孫女一樣照顧他的阿妮,
是他這輩子的最後的依靠了。


wolkes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